徐大猫

人生已注销,两情勿相悦。

又一个我不写东西的原因:别人搞cp我在做美甲,yeah🎉

小周123回来了我操!!!!!!!!!!!我的天呐!!!!!!!!!小周是神啊!!!!!!!!!我爱小周老师我疯了我疯狂流泪!!!!!!这才是神仙写文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我要吃斋念佛一个月感谢老天鹅我的童年女神咋能写这么好!!!!话说那啥时候公子恒能——!!!一个怨念,当年耽美圈的太太们啊呜呜呜呜呜呜呜呜我对他们才是真的zqsg啊!!!!!

傅岐,傅宣,傅婷,傅璇,双尃,博廷,贾正,我!都!想!写!啊!!!是懒和李洋疯狂英语:)阻止了我搞cp的步伐【磨刀霍霍向李洋

我哭到现在

傅美宣给我冲啊!!!!!

其实我pick的十一位是:孟美岐 吴宣仪 傅菁 戚砚笛 杨超越 李子璇 赖美云 许靖韵 紫宁 刘人语 陈意涵

呜呜呜呜呜呜plmm都给我出道!!!!王莫涵于美红菊麟刘思纤mm请和我谈恋爱!!!!

傅笛的朋友们醒醒,起来嗑过期🍬了!!!!!小傅真的很过分,王一博那组那么土嗨,她全程在撩妹,撩完超越妹妹撩笛笛!!!那个黄色的腕带本来是小傅戴着的,现在跑到笛笛手上,四舍五入已经交换戒指了!!!!本傅妈躺平入土了ʕ̢̣̣̣̣̩̩̩̩·͡˔·ོɁ̡̣̣̣̣̩̩̩̩

姐妹们有小傅的bg文叫我ok?

啊,想看王一博和傅菁嘴炮。这俩金瓜的日常大概会很钢铁直男吧,各种互呛白眼冷脸,看看我们鹅厂第一A和王1博导师到底谁更攻!!!

傅菁你最好是A.jpg

王一博你最好是1.jpg

【偶创联合】三年夏天


*cp:傅宣,带一点贾正,5000+
*都是be,不甜,写得很烂
*私设雷点众多,注意避雷





01


傅菁有时候很讨厌黄明昊。


十七岁的傅菁在别人面前是个酷妹,教室空调被她调到二十度,每天晃着大得夸张的耳环在教学楼招摇过市,男生女生送来的情书和礼物塞满桌肚柜子,她眼皮都不抬一下。


“你姐是不是恋爱了?”邻座穿白衬衫和卡其色背带裤的男孩凑过来和她说话,这个年纪的雄性动物不皮简直就浑身难受,偏偏一张奶气未脱的漂亮脸蛋已经有了让人心猿意马的资本,让傅菁下不了手打这个全校少女的梦。


“你辣条油又弄到衣服上了,不怕你哥揍你吗?”傅菁冷冷撂了黄明昊一眼,带着点软软的杀气。她知道自己的面相有那么些凶,阴恻恻看人的时候眼里总有点狠毒,但其实她本人纯良且无害。


金色头发的男孩捏着溅了红油的衣领,低头无辜地眨了眨眼睛,好像是想到了哥哥一脚踹上他屁股的画面,焉了吧唧地转回去,一副垂头丧气的样子。


十七岁的黄明昊被哥哥严令禁止摄入辣条,所有卫龙一夜之间全部换成牛奶,唯一一箱辣条和魔芋爽藏在傅菁床下,每天全靠这位同桌兼邻居救济,简直是被扣住了脉门。


傅菁冷笑一声,自认扳回了一局。女孩故作高冷地挺直了腰板解一道立体几何,可惜最后还是没绷住,沮丧地趴在桌子上,一脸委屈巴巴。


“怎么办啊?我姐是不是不要我啦?”




02


傅菁有一个漂亮姐姐。


姐姐很甜。姐姐喜欢穿短裙,喜欢收集各种可爱的袜子,吃到最喜欢的海苔以后会开心地跳手指舞,会给傅菁买她吃过最好吃的意大利冰淇淋,夏天时她流着香香甜甜的汗,冬天时她会抱着傅菁一起在被窝里赖床,乖乖巧巧得像只小猫咪。


傅菁很喜欢她的姐姐,宇宙无敌喜欢。


“姐姐什么都会为你做的。”吴宣仪涂着蜜桃色的唇釉,在傅菁脸上印下一个俏皮可爱的口红印。姐姐的唇瓣柔软且温暖,像是樱花的花瓣从她脸颊拂过,心里酥酥痒痒仿佛通了电,连灵魂都暖起来,轻飘飘地变成了飞鸟,飞向光芒万丈的太阳。


姐姐送过她最喜欢的GODIVA巧克力,给她做过人生第一个撒满五彩糖屑的cupcake,给过她数不清的亲亲抱抱,也曾经带她逃了两周的课去芬兰看极光,在北太平洋的游轮上和一只泅泳的鲸合影。


只要是她想的,就没有什么是吴宣仪不答应的。有这样一个对自己有求必应的姐姐,傅菁当然也对她爱得掏心掏肺。


只可惜姐姐不是她一个人的。


傅菁的青春期比其他同龄人来得要晚那么一点点。生长痛伴随着生理痛涌浪而来,她窝在沙发里刷微博,把马克杯里的红糖水喝得一滴不剩。头条铺天盖地都是姐姐和某个当红小生的绯闻,而主角此刻正像只花蝴蝶一样在厨房里穿梭,还探出一个沾了面粉的脑袋问她:“宝啊,今天想吃柠檬派还是蜜桃派呀?”


傅菁看着姐姐额头上最新款的Gucci发带,再迟钝的女孩也有了一丝顿悟。原来姐姐温柔又残忍,她的温柔也是她的糖衣炮弹,早就让自己体会过了钝刀子的致命。


还记得在十六岁某个漫长且抑郁的午后,傅菁和黄明昊从各自的床上一跃而起,相隔三十米的两个空调房里同时爆出一声惨叫:“这什么啊!?”


客厅里嘬着草莓奶昔的漂亮姐姐被吓了一跳,一溜小跑去敲傅菁房间的门:“小傅,宝啊,怎么啦?”傅菁一手捂着胸口,一手飞速地给黄明昊发消息,无比心痛地敷衍门外声线甜美的姐姐:“没事没事!我没事!”


什么啊?自家宝贝妹妹终于开始有自己的小秘密啦?摸不着头脑的姐姐只能这样想。


而隔壁正在卫生间里捣腾面膜的漂亮哥哥哼着首韩文歌,被猝不及防的叫声吓到变形,愤怒地冲过去破门而入,在镜头前严苛管理多年的表情终于彻底失控:“黄明昊!你是不是有病!”


孩子很皮,不打不行。朱正廷从来奉行这条准则,而且根据常年揍弟得出的经验看来,确实有效。黄明昊被哥哥揪着耳朵教训,手机信号灯一闪一闪,消息弹出来砸进他眼眶里,赤裸裸的质问,来势汹汹:


“你哥干嘛亲我姐啊!?”


黄明昊看着朱正廷生气时依然精致好看的脸,哥哥丰润的红唇摆在他面前,不能亲不能摸,隔壁那个野女孩还在网上无理取闹地凶他,就很绝望:


“我不知道啊!我怎么知道啊!”


后来才知道只是乌龙啦。哥哥姐姐凑在一起拍剧,公司当然要炒作艹一波热度,可傅菁还是好难过。于是姐姐陪着生闷气的妹妹睡了一个月,每天轻声细语地哄着宠着,才得了妹妹一句撒娇的“那你以后不许拍吻戏了”,只能“好好好”地满嘴答应。


其实傅菁早就不生气了。知道了自己方兴未艾的暗恋事业没有夭折,还得到了姐姐的双倍温柔,简直连做梦都能笑出声。


但是黄明昊就很惨。


他根本没人哄。




03


吴宣仪最近的绯闻对象是同剧组的女二。


那也是一个漂亮姐姐,但是是和吴宣仪不一样的漂亮。傅菁把手机上的图片放到最大,孟美岐有一双情致颇多的丹凤眼,冲所有躁动生物放着电。她比姐姐要矮一些,但气场绝对强势,霸气美艳并存,丝毫看不出来是姐姐的后辈。


傅菁当天晚上翻来覆去睡不着,深夜溜到隔壁公寓找黄明昊,两个人盘腿坐在床上召开紧急会议。


“我看悬。”黄明昊捻着一根辣条瞎比划,两个人已经把孟美岐所有资料都扒了个底朝天,百度,鹅组,天涯,没想到一点黑料都找不到,还差点被圈了粉,“我可提醒你啊,你姐这回可能是来真的。”


傅菁沉着一张脸。姐姐最近的确很奇怪,早出晚归,和她说话时心不在焉的次数直线上升,做事时走神的时间也几何增加。有时候姐姐看着手机都会莫名其妙地笑起来,脸颊泛起好看的桃色,轻佻又美好。


陷入恋爱的人都是有征兆的啊。


姐姐过去被杜撰过太多子虚乌有的对象,可傅菁知道这回不是。哪怕她该得到的关心和晚安吻一个都没少过,属于女人的第六感依然让她警铃大作——姐姐不是正在恋爱,就是在通往恋爱的路上。


黄明昊本来在她身边叽里呱啦,现在却也沉默了。


傅菁感觉自己的心脏变成了一颗果冻,透明且柔软,稍一受到冲击就会整个碎掉,此刻颤颤巍巍地在胸腔里滚动,下一秒就有可能四分五裂。鼻尖已经在发酸了,可她不会哭,没什么好哭的,一切还没盖棺定论呢,不值得她为之落泪。


“没关系,我不会放弃的。”


她说这话时笃定极了。她笃定得像拍卖会成交时落下的那个锤子,可其实是在造自欺欺人的梦,黄明昊看着傅菁握紧到发白的指节,意味不明地想。




04


后来傅菁也见过孟美岐一次,在不太好的情况下。


她买了冰奶茶去公司接三天没回家的姐姐,夏天的深夜闷热且聒噪,蝉鸣延续一整晚,杯子上的水珠滚落到塑料袋里,发出啪嗒的声响。


她远远就看到姐姐和孟美岐手挽着手从公司里走出来,身上还穿着粉白色的闺蜜装,连帽子都是同款。傅菁嫉妒地盯着她们几乎贴在一起的身体,心想姐姐明明最怕热了,却还能接受孟美岐这样黏黏腻腻的亲密接触。


真是的,她会难过的啊。


傅菁看着她们朝自己走过来,慌张地躲进角落的一块阴翳里。她处境有点糟。其实她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要这样做,她明明可以理直气壮、光明正大把姐姐从孟美岐那里带走,可她突然连一点勇气都没有了。


这很奇怪,傅菁感觉自己是被某些虚无缥缈的东西击碎了。苦难的巨浪兜头打下,砸得她头破血流,鲜血淋漓。


摩托车的轰鸣声惊破这场荒唐梦,头发染成蓝色的大明星骑着雅马哈停在她们身边,扎着个小辫又帅又酷。孟美岐在看见他的那一秒眼睛就亮了起来,嘴角是怎么也遮掩不住的欣喜。女王在看见心上人的时候也会变成肚皮柔软的猫,更何况身处这样一个感情高温催化的季节。


于是傅菁看着笑容一点一点从姐姐脸上敛去,最终只剩一个淡淡的弧度在唇角挂着,然后大明星不知道和孟美岐说了什么,两个人同时笑了起来,笑完以后孟美岐跨上后座,一脸明艳地和轻笑着的姐姐说bye。


她的手环在大明星劲瘦的腰间,那么用力,就像傅菁抱着姐姐转圈圈时一样紧。


紧到好像永远都不会松手。


吴宣仪看着机车载着两个人绝尘而去,眼眶早就在不经意间红了。她往前走了几步,然后突然蹲了下来,捂着嘴偷偷地哭。姐姐的哭声细碎且黏腻,像是高温里软化的奶糖,可是奶糖好苦,傅菁尝得嘴里发涩,比吃了最高纯度的黑巧克力还要难受。


心乎爱矣,遐不谓矣。


原来姐姐也和她一样,原来这世上所有人都一样。


“可是姐姐,”她的心里泛出被重物击打的钝痛,无缘无故挟落了眼角的一滴泪,“我最爱的姐姐。”


“她不会像我这样爱你啊。”


没人会比我更爱你了。她只会伤害你,给你留下伤痛,所以你不要去爱她,你爱我。




05


“我看见我哥和他的date对象接吻了。”


高考过后的第十五天,黄明昊坐在客厅柔软的米白色沙发上,一脸平静地讲完了他初恋的结局,也吃完了这个夏天最后一包魔芋爽。


傅菁哑口无言地看着他,少年戴着副鹅黄色圆框墨镜,稚气已经快完全从他脸上褪去了,成长的过程在他身上压缩成一个晚上,侧脸的线条第一次有了不可名状的冷厉,具象的是现实五味杂陈的醍醐味。


“没关系,以后我们也会得到爱情的。”


这也太可怜了。她突然很想抱一抱黄明昊,可自己的眼泪已经先一步掉了下来,金发少年失笑,凑过去搂住女孩瘦削的肩膀。他拍着傅菁的后背,女孩冰冷的骨架在他的怀里发抖,你哭什么呢?他问她,该哭的人是我吧。


可我不想要别人的爱啊。傅菁想到姐姐,想到孟美岐和那个机车帅哥,又想到自己,他们所有人其实都是在原地兜兜转转,以为自己抓住了别人的爱就是最大的幸运,却从未意识到自己渐已消弭的爱才是唯一在发光的东西。


“你也不会再爱别人了,是吗?”她轻轻问他。


没有回答。


尔后有几滴液体砸到傅菁脖颈间,男孩子的眼泪有千斤重,滚烫如地核熔浆,在她的肌体上烙下不可磨灭的疤痕。黄明昊缓慢且郑重地点了点头,这个世界上的爱有太多种,每一种都是好的,每一种都是对的,可他再也不会像爱朱正廷那样爱任何人了。


他的爱已经在十八岁的夏天全部售空。


两个未经人事的少年人,头一回在成人世界里莽撞求生,就已经输得一败涂地。




06


黄明昊决定出国,去学音乐。


“你要不要和我一起啊。”少年低着头摆弄吉他,他原本的发色就偏淡,巧克力色的头发柔软卷曲,温驯得像一只刚刚长出尖角的花鹿。


“好啊。”傅菁对着全身镜做了一个wave的动作,她前几天在家里赤着脚满地跑的时候被姐姐拉过去测身高,发现又长了两厘米,姐姐苦笑着说年轻人长得真快,可傅菁却在心里想,她以后可能再也不会长高。


爱和甜蜜是养料,滋养她慢慢长大。可现在养料已经耗尽,而且不知从何时开始,伴随她太久的生长痛也已经消失不见。她又失去了一位老朋友,哪怕他们之间不甚愉快,甚至她曾经被它折磨得难以入睡,傅菁还是舍不得。她总是没办法习惯别离。


“真的假的?”黄明昊抬头看傅菁,他本是无心的随口一问,却没想到她把这句玩笑话当了真。少年纤长的睫毛扑闪几下,投影落在他青白皮肤上,眼里涌动的是苍穹仅剩的一抹灯光,他交睫,天地便要坠回万古长夜。


“我去学舞不行啊?”傅菁咬了咬嘴唇,豆沙色口红被吃得七零八落。尾指的甲油剥落了一片,露出原本略显苍白的指甲,她的伪装倏然便有了条裂缝。


从某些方面来说,他们的经历实在太过相似。


他们对视,从彼此眼里看见的只有语焉不详的疲倦,于是了然无言。他们谁也不想留在这个地方,只想快点走出这个乱七八糟的夏天,走进十九岁,走进未知的人生。


爱一个人太过辛苦,他们已经遍体鳞伤。





07


“再检查一遍东西了啦!”


出发前一天晚上,姐姐忙上忙下地替傅菁收拾东西,然后看着瘫在沙发上看综艺的妹妹佯装生气,嘟哝着嘴冲她小声抱怨。


傅菁接过姐姐塞过来的一大包巧克力,笑着从背后抱住姐姐让她不要生气了,姐姐的发梢从她锁骨处扫过,她额头被姐姐轻轻戳了一下,语气无奈又宠溺,嗔怪大于责备:“真是的,都这么大了还撒娇。”


没办法啊,傅菁把头靠在姐姐的肩膀上。姐姐,这都要怪你,如果不是你,我绝不会对这个世界上任何人撒娇的。


有时候傅菁也会想,她的心脏是不是要比别人大一些?所以在爱人的时候要付出双倍的努力,受到伤害时也要承受双倍的疼痛。但如果对方是吴宣仪的话,她又觉得自己伤痕累累也无所谓了。


可她还是舍不得把自己的爱强加到姐姐身上。爱有时是枷锁,是镣铐,是负担,因此她一直爱得隐忍且卑微,而现在她终于懂得了一种更好的爱,如果她离开,如果她放手,算不算一种皆大欢喜的解脱?


所以她说,姐姐。


姐姐,让我给你唱最后一首歌吧。




08


姐姐穿着粉红色兔子睡衣,蜷腿坐在沙发上给她使劲鼓掌,眼睛笑得弯弯的,兔子耳朵软鼓鼓地垂下来,依然是要多甜就有多甜。


傅菁背对着她,脊柱挺得很直,小女孩也有属于她自己惴惴不安又坚定的傲骨。指尖落下第一个音,是难得的柔和琴声,黑白键在她眼里渐渐模糊起来,她知道吴宣仪在看她,注视她,唯独这一首曲子的时间,她被允许独占她的目光。


她曾无数次渴望吴宣仪的眼里只有她一个人,却从未设想过会是这样失魂落魄的情景。三年夏天实在太短,她来不及看够她的漂亮姐姐,也不够她那份小小的却沉甸甸的初恋结出任何果实,她收获的只有一场无疾而终又刻骨铭心的暗恋。


她的爱情已经悄无声息地死去了。


吴宣仪看着傅菁窈窕的背影,红色短T露出的一节腰肢纤细柔软,她恍惚地想,自家小妹长大了啊。其实这样也好,这一天总是要到来的,孩子长大了总是要自己振翅去飞的。可她心里又很难过,她说过要保护一辈子的小女孩,要陪伴她一辈子的小朋友,现在就要离她而去了。


那意味着太多改变。一滴泪被她睫羽锁住,过去吴宣仪从不担心自己会孤身一人,爱她的人太多,其中也不乏得到她爱的幸运儿。而傅菁是不同的,她始终没办法把她和孟美岐放到同一架天平上衡量,其实她根本就离不开她,可她终究是要失去她了。


在这个长路迢迢的苦夏,吴宣仪终于明白,绵里藏针要比歇斯底里痛上一万倍。




09


“姐姐,你要幸福一辈子哦。”


在没人看得到的角度,她泪如雨下。






I'm trying not to think about you,

我试着不再想你,

Can't you just let me be?

请让我独自离去,

So long, my luckless romance,

再见了我不幸的爱,

My back is turned on you,

我将转身离去,

Should have known you bring me heartache,

早该知道你只能带给我无尽的心伤,

Almost lovers always do,

无缘的爱人总是如此。






—Fin.—


【SL】【冬夜组】产出链接


不写啦不写啦。


整理了一下以前的产出,需者自取,占tag致歉。


冬夜组和SL相关,百度云链接会发在评论里。


排版很乱,没心思搞。大家阅读的话点一下适应手机吧。我要去当一个快活的疯girl了,大家有缘再见吧!(¦3[▓▓]